这里是阿落/忧叶
头像@龙伢
感谢每一个喜欢推荐与评论。
过激背德猎奇爱好者,不定期犯病并拒绝治疗。
养老进行时

© 小生劇場
Powered by LOFTER

搞了质问箱,欢迎提问~

质问箱

◆(伪)警部宗教年中
◆赌博短打产物

谁也没想到,世界末日突然来临。

宛如一粒火星悄然引燃汽油,它并非电影中所描述的山崩地裂与洪水滔天,也不是什么异形入侵丧尸爆发。只不过是无声无息间扎根于心底的蔓延生长,直至第一声惨叫与哭嚎似惊雷示警,人间俨然化身为炼狱。

于此时此刻,虽然尚不清楚我为何没有变成与那部分人相同的状态——不知道他们是否已经被替换成怪物,但的确披着人类的表皮。他们嘶吼,无目的杀戮,又被其他人砍倒。如此循覆下去这种异常不仅没有随之销匿,反倒是愈演愈烈成一副世界末日的光景来。

幸而独居,借此免得不知不觉间于睡梦中被亲朋所杀的困扰,又因警察的身份(同时我也看见有身穿警服的家伙在杀人...

【年中松】Sign 0

◆年中松
◆复健好痛苦,逻辑与文风相约去世
◆我说这是跑题的魔都零分高考作文

Choro认定一松是个无聊的小孩。

他寄居在一松的影子中有一段时间了,最初的契机不过是一时兴起,随即在面对他日复一日,雷打不动的枯燥生活时才生起些许气急败坏的心思。人类就是这样怠惰且无目的的生物吗?Choro曾想扯着一松的耳朵对这个冥顽不灵的家伙怒吼一通,奈何他不能——谁让他选择了他呢,只得悻悻然将自己的愤怒撕碎咀嚼填充入腹。拜一松所赐,专以负面情绪为食的精怪学会了自给自足。

初见一松时他正蜷在垃圾桶与小巷墙壁的空隙间,猫一样地睡着。同时同地滋生的还有滑腻的苔藓与起起落落的尘土,它们天生该在这阴暗而潮湿的地方肆意延...

@铃木为
今年份的年中信仰充值ʕ̢̣̣̣̣̩̩̩̩·͡˔·ོɁ̡̣̣̣̣̩̩̩̩
第一次阅读无为桑的文字就被深深的感动到了,情不自禁地写了评论然后成功地get到了你的注意(??)再之后一起讨论一起刷松真的是非常快乐的日子。
每次看无为桑的文都很震撼,是很有个人特征的文风与内容了!同时也能感受到对年中的理解与爱!
非常幸运地赶在预售期结束的前一天拍下本子,今天终于收到我一定要供起来当传家宝(…)
然后对G图担当的纤岛鸢桑之前不太熟悉,只是在最近几天刷年中tag时总是能在文下发现她的长评,对于内容理解都很到位,感觉是个很厉害的人ʕु•̫͡•ʔु ʕ•̀ω•́ʔ

刚收到本子还...

退坑了,精致养老,应该不会再发内容了
建议取关

【双金】Doppelganger

◆我流双金
◆祝金生日快乐呀

我有一个秘密。

我睡在浴缸里,这是最近才养成的习惯。围帘规矩地挡在四周,我看不见谁,也没有人会发现我。浴缸不大,足够我平躺,又余出十公分的距离令我头无法触顶脚不得及尾,有些空落落的。于是我肆意舒展躯干,双脚绷得笔直,透过单薄的睡衣布料,大理石质地的冰冷忠实地传达至中枢。这本不应该是个封闭的空间,我想,黑漆的天花板倒扣在头顶上,即使没灌满水,我也快要溺死在浴缸中了。不过所谓房间这种构造本身就该如此呀,它们与牢笼和棺材之类如出一辙,我后知后觉。

关于秘密,在前段时间、大约有半个月的光景,我开始能看见我的“半身”。最初仅仅是从镜子或者任意反射面所投映出的残像——绝非...

【年中松】初吻与茶(联文)

(〃'▽'〃)

前方林分改造:

标题乱想的(被打)


和落爸爸&暖爸爸玩的“把不同人写的开头结尾连起来”的联文游戏,我土下座我拖了半年(被打死)


开头by @小生劇場 ,结尾by @君何安 


我想了个很过分的剧情,慎看,慎看……而且是复健文笔,太久不写已经快忘了松松们摸起来是什么感觉了(死亡


cp应该偏一チョロ吧





松野轻松尚且记得中学里某一天的夏日午休。无风闷热,连空气都变得黏腻,以青春与活力为象征的少年们于此刻也不得不蔫头耷脑地投降。而就是在那时,他记得,他与一松接吻了...

【现欧】摸头杀/失眠

◆还是辣个寝室系列,现充×欧神
◆段子两则
01.
众所周知,欧神一头出了名的乱毛。
美名其曰不拘小节,实则懒得捯饬,有那闲工夫不如多打几把游戏。
但乱虽乱,头发还是挺软的。
这事除了欧神本人以及他爹妈,估计只有现充知道了。
这里插播一句,欧神宅归宅,日常个人卫生倒是没问题。所以并不存在“现充为爱宁舍洁癖撸油头”一说。
话再说回来,现充知道欧神头发软,还得算是偶然。然而“惊鸿一摸”过后便上了瘾,有事没事现充总想跃跃欲试摩挲两把。
用现充的话说,就是手感和金毛一样好。
当然他没敢说出口,一怕人设崩,二怕欧神急。
一开始欧神挺不乐意现充总揉他头发,太不像话了,怎么能被同性摸头杀呢。
不是、他是说,成天总被人摸...

【现欧】男神一出手

◆网易王三三笔下的寝室系列,现充×欧神
◆瞎几把写

现充对欧神的感情总结起来就是始于颜值,动心于人品,终于…好吧,是仍在进行时。这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在大学四年将朝夕相处的四人小团体中,五分的颜值终将在一众平庸里脱颖而出。而经历几日相处过后,想当初开学的人模人样也全都各自暴露出了尾巴。相较于普通人和势利眼,现充选择更倾向于无心无欲只顾宅的欧神便愈加理所当然起来。

其实对于自己喜欢上欧神这一点,现充一开始是毫无自觉的。讲道理,依现充这身家、这成绩、这皮相,足够配得上男神的称号。同班同院甚至同校的妹子,不提有没有恋爱想法都明里暗里地示着好,若话剧协会再搞个活动,表白墙准被现充的照片刷...

【双金】 Traveler

◆一个疯狂的空间,一个狂气的双金
◆笔者也疯了

“医生,我病了。”

下午一时三十分,刚好是上班的时间点。金发现那扇紧闭的房门终于舍得开启,于是条件反射般从走廊等候的椅子上弹起来,像只受惊的幼猫。尔后歪头凑近瞅了瞅,似乎想从门口便观察出什么名堂来,遗憾无果,眼帘中一片花白令他只得搔了搔头,叹口气认命地踏入其中。

金径自坐在候诊座上,正面对医生,他是唯一前来就诊的人。由此免除乏味的排队之刑,踢开繁复的开场白,金收敛起打量的神情如此说道。至此他忽然产生一种错觉,仿佛躺在手术台上毫不犹豫地解剖自己,心肺全部捧着暴露在旁人眼前。

医生是具面无表情的人偶——绝非什么蹩脚的比喻句,他、或者说它规矩地身...

备份一份,不知哪里触了G点只好图片。是年中松

突然点文,零点截止
限定我之前写过的任意cp
字数不能保障
不带详细梗自动无视

☼+:;;;;:+☼+:;;;;:+☼+:;;;;:+☼+:;;;;:+☼+:;;;;:+☼+:;;;;:+
结束惹,这条不删存评论

【双金】蝉影

◆我流双金
◆一定程度上的妄想与ooc

夏中的夕阳有魔法加成,它肆无忌惮地蔓延繁殖,由最初的浅金色勾勒轮廓,随即有如水墨氤氲渲染天际,最终世界归于一片猩红。

蜕皮过后的蝉依靠本能攀附树干,黄昏便是蜷于黑暗之中所见的第一抹光辉。
※※※
格瑞警官将目光重新落在窗边的桌子上。那是一张毫无杂物的书桌,只是白色粉笔圈画出的人形轮廓道出隐藏的事实。其之上洒满夕阳,令他想起不久前所见的光景来。

干涸的血迹斑驳,诉说曾有人在那儿死去。

“死者名为金,二十岁,在读大学生。”

助手紫堂幻在一旁念出基本信息,他盯着户籍照片上面容清爽的青年,不由得再次叹一口气。尸体被发现距离死亡时间足足超过七十二个小时,还是邻...

【双金】一辆假车

◆现代双胞胎paro下的双金
◆不管,我说是车就是车

面对面的是一张再熟悉不过的脸。双胞胎大抵就是这么回事儿,像一面随身携带的镜子——无法实时更新状态的那种,但轮廓啊五官啊,确实是如出一辙了。

此时相距不过二十厘米,况且随着支撑身体的臂膀关节弯曲,距离正不断缩短。第一次见到这种表情的黑金,这是金的第一想法,然后才想起,太近了。

首先触碰到的是鼻尖,但呼吸更先一步杂糅成团,紧贴的嘴唇柔软而干燥。我和黑金正在接吻,金后知后觉,这一结论令他不由得惊讶,却被人趁机捉了破绽,舌尖一溜儿闯过牙关在口腔内胡搅勾结起来。

其实这并不是他们第一次接吻,无论是亲昵关系的象征还是共同生活中无法避免的种种“意外...

【双金】第一届双金群文画混接龙

第一届双金群文画混接龙顺利且快速地结束!参与的大家辛苦了!都超级棒!

第一棒  小漫  @小漫☆ 

+†+✽――✽+†+✽――✽+†+✽――✽+†+✽――✽+†+

第二棒  阿言   @一只废柴言_(:_」∠)_  

“黑,我想跳下去。”他的声音微微带了些哽咽。
黑金睁大了眼睛,他抓住金的手臂。
“不能跳啊。”白色短发的少年带着哭腔说。
“你走了我要怎么办啊。我们是相依为命的啊。”
————————————————
他们在上学途中又被那群混混堵在了小巷里,他们仗着年纪比黑金...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