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阿落/忧叶
感谢每一个喜欢推荐与评论。
过激背德猎奇爱好者,不定期犯病并拒绝治疗。
养老进行时

© 小生劇場
Powered by LOFTER

【山花/白魏】Rain after Summer

♢白开水×魏了爱

十年后,我们再次相遇。

我曾以为自己该忘记很多事情,譬如来自于他人的辛辣讥讽与无端歧视,童年里那些令人难过的回忆被我擅自塞入脑海深处的牢笼,我想此后便可以凭借戒指幻化出的假象虚张声势地认定它们从未发生过。然天不遂人愿,显然那些狡猾的恶意无孔不钻,细细密密地交织联结在一起,不知何时反而演变成我被桎梏其间。因此身处介于梦境与现实间的缥缈感,宛如躺在一滩温软又虚浮的泡沫之上,稍不留神溺死过去也说不定。而我后知后觉地正视到这个事实的时候,正是在十年后重逢的那天。

全文请走微博

一个flag,八百年不写东西现在可能终于要搞山花

谁又知道这条咸鱼刚才连发布文章按钮都找了半天

请题主原谅我的拖延症。
☼+:;;;;:+☼+:;;;;:+☼+:;;;;:+☼+:;;;;:+☼+:;;;;:+☼+:;;;;:+

①其实一开始真的没想到会这样喜欢上年中哒!翻lof会发现我15年末初期尝试写的松同人是数字和速度,直到16年2月份才开始搞第一篇年中。
是说我这人在喜好方面一直都是很混乱邪恶的,随着更多集数的动画播出,我能深入自主地思考每个角色的特点,然后我就发现年中这一对组合真的是非常打动我,他们两人从过去到现在的非常识人与常识人之间的置换感太有趣了。这种恰好处于不上不下的微妙位置,相处间经常会有平和又不安定的矛盾感。这一直是年中戳我的点并且是在我的年中文内最想表达的。
说了这么...

搞了质问箱,欢迎提问~

质问箱

◆(伪)警部宗教年中
◆赌博短打产物

谁也没想到,世界末日突然来临。

宛如一粒火星悄然引燃汽油,它并非电影中所描述的山崩地裂与洪水滔天,也不是什么异形入侵丧尸爆发。只不过是无声无息间扎根于心底的蔓延生长,直至第一声惨叫与哭嚎似惊雷示警,人间俨然化身为炼狱。

于此时此刻,虽然尚不清楚我为何没有变成与那部分人相同的状态——不知道他们是否已经被替换成怪物,但的确披着人类的表皮。他们嘶吼,无目的杀戮,又被其他人砍倒。如此循覆下去这种异常不仅没有随之销匿,反倒是愈演愈烈成一副世界末日的光景来。

幸而独居,借此免得不知不觉间于睡梦中被亲朋所杀的困扰,又因警察的身份(同时我也看见有身穿警服的家伙在杀人...

【年中松】Sign 0

◆年中松
◆复健好痛苦,逻辑与文风相约去世
◆我说这是跑题的魔都零分高考作文

Choro认定一松是个无聊的小孩。

他寄居在一松的影子中有一段时间了,最初的契机不过是一时兴起,随即在面对他日复一日,雷打不动的枯燥生活时才生起些许气急败坏的心思。人类就是这样怠惰且无目的的生物吗?Choro曾想扯着一松的耳朵对这个冥顽不灵的家伙怒吼一通,奈何他不能——谁让他选择了他呢,只得悻悻然将自己的愤怒撕碎咀嚼填充入腹。拜一松所赐,专以负面情绪为食的精怪学会了自给自足。

初见一松时他正蜷在垃圾桶与小巷墙壁的空隙间,猫一样地睡着。同时同地滋生的还有滑腻的苔藓与起起落落的尘土,它们天生该在这阴暗而潮湿的地方肆意延...

@铃木为
今年份的年中信仰充值ʕ̢̣̣̣̣̩̩̩̩·͡˔·ོɁ̡̣̣̣̣̩̩̩̩
第一次阅读无为桑的文字就被深深的感动到了,情不自禁地写了评论然后成功地get到了你的注意(??)再之后一起讨论一起刷松真的是非常快乐的日子。
每次看无为桑的文都很震撼,是很有个人特征的文风与内容了!同时也能感受到对年中的理解与爱!
非常幸运地赶在预售期结束的前一天拍下本子,今天终于收到我一定要供起来当传家宝(…)
然后对G图担当的纤岛鸢桑之前不太熟悉,只是在最近几天刷年中tag时总是能在文下发现她的长评,对于内容理解都很到位,感觉是个很厉害的人ʕु•̫͡•ʔु ʕ•̀ω•́ʔ

刚收到本子还...

退坑了,精致养老,应该不会再发内容了
建议取关

【双金】Doppelganger

◆我流双金
◆祝金生日快乐呀

我有一个秘密。

我睡在浴缸里,这是最近才养成的习惯。围帘规矩地挡在四周,我看不见谁,也没有人会发现我。浴缸不大,足够我平躺,又余出十公分的距离令我头无法触顶脚不得及尾,有些空落落的。于是我肆意舒展躯干,双脚绷得笔直,透过单薄的睡衣布料,大理石质地的冰冷忠实地传达至中枢。这本不应该是个封闭的空间,我想,黑漆的天花板倒扣在头顶上,即使没灌满水,我也快要溺死在浴缸中了。不过所谓房间这种构造本身就该如此呀,它们与牢笼和棺材之类如出一辙,我后知后觉。

关于秘密,在前段时间、大约有半个月的光景,我开始能看见我的“半身”。最初仅仅是从镜子或者任意反射面所投映出的残像——绝非...

【年中松】初吻与茶(联文)

(〃'▽'〃)

前方林分改造:

标题乱想的(被打)


和落爸爸&暖爸爸玩的“把不同人写的开头结尾连起来”的联文游戏,我土下座我拖了半年(被打死)


开头by @小生劇場 ,结尾by @君何安 


我想了个很过分的剧情,慎看,慎看……而且是复健文笔,太久不写已经快忘了松松们摸起来是什么感觉了(死亡


cp应该偏一チョロ吧





松野轻松尚且记得中学里某一天的夏日午休。无风闷热,连空气都变得黏腻,以青春与活力为象征的少年们于此刻也不得不蔫头耷脑地投降。而就是在那时,他记得,他与一松接吻了...

【现欧】摸头杀/失眠

◆还是辣个寝室系列,现充×欧神
◆段子两则
01.
众所周知,欧神一头出了名的乱毛。
美名其曰不拘小节,实则懒得捯饬,有那闲工夫不如多打几把游戏。
但乱虽乱,头发还是挺软的。
这事除了欧神本人以及他爹妈,估计只有现充知道了。
这里插播一句,欧神宅归宅,日常个人卫生倒是没问题。所以并不存在“现充为爱宁舍洁癖撸油头”一说。
话再说回来,现充知道欧神头发软,还得算是偶然。然而“惊鸿一摸”过后便上了瘾,有事没事现充总想跃跃欲试摩挲两把。
用现充的话说,就是手感和金毛一样好。
当然他没敢说出口,一怕人设崩,二怕欧神急。
一开始欧神挺不乐意现充总揉他头发,太不像话了,怎么能被同性摸头杀呢。
不是、他是说,成天总被人摸...

【现欧】男神一出手

◆网易王三三笔下的寝室系列,现充×欧神
◆瞎几把写

现充对欧神的感情总结起来就是始于颜值,动心于人品,终于…好吧,是仍在进行时。这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在大学四年将朝夕相处的四人小团体中,五分的颜值终将在一众平庸里脱颖而出。而经历几日相处过后,想当初开学的人模人样也全都各自暴露出了尾巴。相较于普通人和势利眼,现充选择更倾向于无心无欲只顾宅的欧神便愈加理所当然起来。

其实对于自己喜欢上欧神这一点,现充一开始是毫无自觉的。讲道理,依现充这身家、这成绩、这皮相,足够配得上男神的称号。同班同院甚至同校的妹子,不提有没有恋爱想法都明里暗里地示着好,若话剧协会再搞个活动,表白墙准被现充的照片刷...

【双金】 Traveler

◆一个疯狂的空间,一个狂气的双金
◆笔者也疯了

“医生,我病了。”

下午一时三十分,刚好是上班的时间点。金发现那扇紧闭的房门终于舍得开启,于是条件反射般从走廊等候的椅子上弹起来,像只受惊的幼猫。尔后歪头凑近瞅了瞅,似乎想从门口便观察出什么名堂来,遗憾无果,眼帘中一片花白令他只得搔了搔头,叹口气认命地踏入其中。

金径自坐在候诊座上,正面对医生,他是唯一前来就诊的人。由此免除乏味的排队之刑,踢开繁复的开场白,金收敛起打量的神情如此说道。至此他忽然产生一种错觉,仿佛躺在手术台上毫不犹豫地解剖自己,心肺全部捧着暴露在旁人眼前。

医生是具面无表情的人偶——绝非什么蹩脚的比喻句,他、或者说它规矩地身...

备份一份,不知哪里触了G点只好图片。是年中松

【双金】蝉影

◆我流双金
◆一定程度上的妄想与ooc

夏中的夕阳有魔法加成,它肆无忌惮地蔓延繁殖,由最初的浅金色勾勒轮廓,随即有如水墨氤氲渲染天际,最终世界归于一片猩红。

蜕皮过后的蝉依靠本能攀附树干,黄昏便是蜷于黑暗之中所见的第一抹光辉。
※※※
格瑞警官将目光重新落在窗边的桌子上。那是一张毫无杂物的书桌,只是白色粉笔圈画出的人形轮廓道出隐藏的事实。其之上洒满夕阳,令他想起不久前所见的光景来。

干涸的血迹斑驳,诉说曾有人在那儿死去。

“死者名为金,二十岁,在读大学生。”

助手紫堂幻在一旁念出基本信息,他盯着户籍照片上面容清爽的青年,不由得再次叹一口气。尸体被发现距离死亡时间足足超过七十二个小时,还是邻

1/9